转载:天才儿童、升学舞弊、学阀二代:科研造假导致中国“无芯”之痛

大家好,我是一个不正经的正经博士,13号中午开始我收到很多站内私信,让我谈谈天才儿童陈灵石。问我是不是搞科研,只要天赋高,小学生都可以上了,我这个博士是不是白读了。这里我先主动坦白,我水平比较次,我的博士可能确实是白读了,但别的博士可不都是我这样。

我查了一下爱因斯坦展露头角也在20岁以后,就连一天工作25小时的金将军也没说小学六年级就搞出重大科研成果,我们现在少年强则国强已经到如此地步了吗?

我在美国最好的朋友是学生物的,做了两个博士后了,还没有正式教职,他美其名曰自己是“生物千佬”,他经常说自己干的活找个高中生训练三个月就能干,懂王最近这一通骚操作过后,他有了回来的念头,我把陈灵石的新闻转发给他,他跟我说不敢回来了,怕竞争不过小学生,还是和美国黑人抢饭吃吧。随后我把新闻转给表姐,跟表姐说,让他好好管教天天玩农药的小学生外甥,向陈灵石看齐,力争在一年内完成2nm制程光刻机的研制工作,表姐只回了我一个字:滚。

我滚去了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的官网,看了一下六年级小学生陈灵石的成果介绍材料,项目简介是这样写的,高原哺乳动物的机体对高原适应主要表现之一就是低氧适应,而低氧在人类疾病包括阔实体瘤巴拉巴拉巴拉巴拉有望为结直肠癌的诊断和治疗提供新的生物标志物和药物靶点。作为一名博士,我表示这些字我虽然都认识,但组合到一起就不懂什么意思了,甚至念都念不利索,看来是我水平太次了,我辛辛苦苦读博士也就图一乐,搞科研,还对重返小学,要好好向陈灵石同学请教,向小学生中的扫地僧看齐。也正是他实力超群,所以除了指导老师李老师悉心指导,还得到陈老师杨老师的关怀,生怕中国科研的好苗子被应试教育摧残,一路保驾护航。

实验记录提到的陈老师全名为陈勇斌,是任职于中科院昆明动物所的领导,另一位杨老师则是动物所的研究员杨翠萍,巧的是陈勇斌的研究方向正是肿瘤发生机制和细胞治疗,而杨翠萍更是在2016年获批一项名为C10orf67在低氧适应以及非小细胞患儿发生发展中的功能与机制研究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我没拿过资格基金项目我不多解释,大家只要知道这种项目很牛逼就够了,杨博士的国家自科面上项目除了研究的癌症不同,一个是肺癌,一个是结直肠癌之外和天才儿童陈同学的项目看起来区别不大,这让我想起孔圣人举贤不避亲的典故,讲的是晋平公问祁黄羊国家少个军事统帅,你看谁担任?祁黄羊回答道,祁午合适,晋平公说祁午不是你的儿子吗?祁黄羊回答说您问的是谁合适问我的儿子是谁。晋平公说善就任命了祁午,孔子听闻后说祁黄羊的建议真好,推荐自家的人,不回避自己的儿子。祁黄羊称得上是大公无私,万幸的是古风犹存,陈永斌正好是陈灵石的父亲,同样的大公无私,看到这里大家肯定开始骂我是傻X了,骂了的请扣2,没骂的扣个6吧。

看过我系列视频的人应该对我有点了解了,在7月9日关于高考顶替,帝国科举,底层希望的视频中,我疾呼教育公平,而陈勇斌正好干的就是打破教育公平的事,陈灵石只是它的提线木偶,也是家族优势延续的工具人。本质上它与不知知网的翟天临,高考顶替的黑手一样,都无节操地破坏教育公平,扼杀别人的希望。

当然屁股决定脑袋,最让我恶心的是翟天临,我读个博士脱几层皮,它轻松上路放着好好的可以靠脸哥的新鲜韭菜不割,还要跟我这样的老博士抢饭吃,我真的是惨惨惨。好了,到这里我已经水了28%的篇幅了,谢谢坚持看到这里的兄弟,我开始讲更水的内容了。我会说以下几个问题的个人看法,第一,为什么这些丑恶现象会发生?第二这是中国独有的现象吗?第三,纵容仇恶会有什么恶劣影响?第四,如何根除这些丑恶行径?

首先明确一点,这些丑恶现象不是今天才出现,而是一直就有。科举时期也有大量的舞弊事件,最近沸沸扬扬的高考顶替事件发生的时间也是20年前,年轻人越来越关注这些事情,是因为年轻人越来越关心时代命运。内卷化一词的爆火也是这一趋势的产物,因为打磨自己研究基本功,我很早就知道内卷化,这个词最早来自美国人类学家吉尔茨的《农业内卷化——印度尼西亚的生态变化过程》,将其变成中国学术界热词的是黄宗智的《长江三角洲小农家族与乡村发展》,它将内卷化这一概念用于分析中国经济发展和社会变迁。认为明清以来,长三角地区通过在有限的土地投入大量劳动力获得总产量增长的方式,边际效益是递减的,是没有发展的增长,没有形成资本主义萌芽,没有进化到高级模式。可见现在年轻人定义的内卷化,即长期从事一项相同的工作,并且被局限在一定层次,没有任何变化,改观,进步,是一种自我懈怠,自我消耗,与严肃学术上的内卷化的本质非常接近。

但大家很难挣脱这种内卷化的束缚,为了争取既好资源,大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可悲的是条件相近的人群之间的竞争也是最惨烈的。具体在教育领域残酷的军备竞赛的趋势下,竞争手段的下线也被不断的刷新,类似于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的陈永斌这样的小镇做题家能够爬到当前的位置,最大的资本就是自己的人力资本,他们当然希望他们的人力资本优势能够在代际之间传递,以确保自己挑灯夜读打下的铁桶江山。他们通过教育从山沟里走出来,实现了阶层的飞跃,最害怕的就是从当前的阶层滑落下去,如同当年的出国神器新东方一样,学区房、学而思、培优班、奥赛是他们最后的倔强和保险套,正是因为这些毕业于清北复交的天之骄子,在孩子教育上大逃杀式的竞争,北京海淀、上海浦东、当年铁轨交错的五道口、油菜瓢香的世纪公园变成了中国的教育高地,化身为宇宙中心。曾有帖子问孩子4岁英语词汇量只有1500,是不是不太够?兄弟姐妹们你们觉得够吗?最高赞的回复是这样的:在美国应该是够了,但在海淀肯定不够。北京海淀,中国Top2高校所在地,也是中国高等院校最集中的区域。我想咨询大家一个问题,Top3的学校是哪个?有人能告诉我答案吗?

海淀家长将黑话挂在嘴边,不是家长圈,根本听不懂。他们还知道很多隐藏的校训,比如人大附中就是今天不努力,明天上隔壁。在这所经常诞生高考状元的超级中学隔壁是有着“最魔性校徽”的中国人民大学。在海淀家长眼中,中国人民中学附属大学的称号更恰如其分。从人大附中向北就来到中国硅谷——中关村。这里是海淀家长的“麦加”,他们以天为单位日复一日地进行朝圣之旅,他们不是朝圣互联网,而是聚集在黄庄的北京顶级教育培训机构。为了给孩子进入超级中学增加砝码,为了孩子将来能够继承自己的衣钵。毕业于清北的中国最顶尖的做题家,并不介意帮自己的孩子做题。

前几年也是一群小学六年级的学生用大数据研究苏轼还写了篇论文。清华附小的这个班级的口号是“人人有课题,个个会研究”。只不过陈永斌玩的次数太多,玩脱了。创新大赛的评委知道这些课题不是小孩子能搞明白的,海淀的小学也知道科研不是小孩子能完成的,甚至一些作业本来就不是布置给学生,而是布置给家长的。我想明眼人都知道陈灵石是这么辛苦,是为了祖国的科学发展吗?当然不是。陈家剑指的是各种特招和加分,是利用自己的资源让自己的孩子在升学上卡位。倘若陈灵石小升初语数外成绩不好,他可以拿着获奖的结直肠癌基因敲除成果拍开重点中学的大门。重点中学还会获得一个慧眼识珠,不拘一格降人才的美名。陈勇斌们会说他们没有办法,因为他们不能像王健林一样直接把儿子送到海外。

有为青年王思聪自小被送到国外,在新加坡读小学,在英国最有名的温彻斯特公学读中学,但他不知爹富,超级富豪这样的权贵们不会刚洗干净泥腿的985做题家们竞争低层次的教育资源,他们有更好的安排。2004年漫游字幕组受到一封站内私信,信尾额外有一行话,我是王健林的儿子,发现ID叫exodus即旧约的出埃及记,真tnd文艺和高级。

18岁就读伦敦大学学院时,王思聪没选商学而选了哲学,他说如果要浪费三年时间,我要浪费在喜欢的方面。回国一年后,王思聪登录微博,感情状态标注丧偶,感叹自己30万的电脑,40万的饭局,私家游艇湾流飞机,小姐姐蜂拥而至,求爱者整齐划一,老公声声入耳,万达攻城掠地和国民老公四千万粉丝交相辉映。2012年感恩节,国民老公发微博感叹,感谢上帝在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帮我选了个简单模式,一年后59岁的王健林身家142亿美元,贵为中国新科首富。思聪的狗叫王可可是个碧池,有220万粉丝。吃挪威三文鱼,西班牙黑猪肋排,收情人节花束,配滑雪装备,坐私人飞机,有微博认证,狗生赢家,思聪爱犬!王思聪对他的狗说:没有你爹,你什么都不是。

普通女孩赵雨思喜欢弹钢琴,哼小曲;喜欢骑马,喜欢飞翔的感觉,喜欢抽象艺术,喜欢工艺品。他收到美国顶级大学的青睐,横扫美国高考。最后以ACT 33分,托福111分的高分被斯坦福录取,直播时他鼓励后辈上斯坦福不是遥不可及,只要有坚定的目标去拼搏去努力,梦想就会实现。直到去年3月,美国曝出史上规模最大的招生舞弊案,普通女孩赵雨思才露出真面目,山东步长制药公司董事长赵涛向升学顾问威廉·辛格支付了650万美元,将女儿赵雨思包装成帆船运动员,打开进入斯坦福大学的后门。

650万美元对赵家只是个小数目,步长制药18年的销售费用高达80.36亿元,花这点钱包装销售女儿根本不值一提。北京的985做题家精英家庭举全家之力向着人大附中这样的超级中学迈进。

这样的故事在中国不是孤立,全国各地的精英家庭们都朝着超级中学殚精竭虑,比如说上海中学、深圳中学、成都七中、武汉外校、西安外国语、长沙雅礼。时代变了,竞争从外向变成内卷,海龟从神话走向没落,中国从蛰伏走向复兴,现在是学而思,股价一飞冲天,新东方卧倒装死的年代,这一幕幕在中国台湾、中国香港、韩国和日本都曾经上演和正在上演,更进一步说上一代希望自己的优势被下一代继承是全球性的现象,并不是中国东亚文化、儒家文化独有的现象。

2014年JAMA子刊发表了一篇研究,这篇论文的作者之一是14岁的吉莉安·伯恩斯坦,他的父亲是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整形外科医生。医学博士罗伯特·斯坦布鲁克不无深意的评价到这非常非常不寻常,言下之意就是大家懂得都懂。

今年5月,顶级医学杂志新英格兰医学迎来了该刊200多年历史上最年轻的作者托马斯,这15岁的加拿大少年的一作论文指出,在人体内植入经过回收并重新消毒的起搏器和除颤器是安全的,这篇论文的通信作者保罗正是托马斯的父亲。

这些猖獗的造假既破坏了公平,也扼杀了科研创造力,危害巨大。少年科技大赛有捉刀,博士选拔考试有猫腻,高考有舞弊和顶替,这些行为从上到下戕害着学术群体,打击真正有志于科研报国的学子,鼓励投机行为破坏了教育机会的公平,最终误国误民,损害每一个中国人。

2003年2月26日,汉芯一号发布会召开,由上海市新闻办公室亲自主持,时任上海市副市长、教科委等负责人亲临现场,与上百家媒体一起见证中国芯片的崛起。2006年一位神秘人物在清华大学BBS上发布名为触目惊心的汉芯黑幕帖子,匿名举报陈进和其制造的汉芯CPU造假,骗取了国家上亿元的经费,今天骗局浮出水面,代码是偷的,芯片是买的。2002年陈进凭借之前在摩托罗拉的工作经历,通过各种途径窃取了一款摩托罗拉芯片的原代码,然后做出了汉芯一号,然而仅仅有代码是不够的,内核模块缺少调试接口,芯片无法使用和量产,而发布会现场又必须对芯片进行实际的操作演示,陈进又托人购买了摩托罗拉的芯片。拿到芯片后,陈进雇佣当初给实验室装修的民工,将芯片表面的摩托罗拉logo用砂纸磨掉,再打上汉芯的logo,这一磨磨出了中国芯片的骄傲,也磨灭了中国人对国产芯片的信任。昔日汉芯之父瞬间变成了欺世盗名的骗子,陈进不仅骗取了国家的巨额研发经费,甚至一度让政府和国人对芯片发展绝望。这一恶果我们现在还在品尝无芯之痛,仍是懂王有恃无恐打压中国的重要原因。

聊到这里,我简单说一下可能的根除这些丑恶行径的办法:首先肯定是要严惩各类造假,用各种不端行为得到应有的惩罚;其次推进教育公平,遏制教育军备竞赛在小学就开打的现象,所以我们看到很多地方推荐小升初摇号;最后减少甚至取消各类升学加分项,不要让不正当的证书奖状和资质与升学挂钩。如果不这样,我害怕未来大推力发动机、登月飞船、登陆火星、光刻机,甚至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的名单里也看到这些天才儿童。

我们需要的是像钟南山、黄旭华、于敏、马伟明、杨伟这样真正为国为民的国士。他们对于学术拥有崇高的热忱,是我们作为世界大国真正的脊梁,正因为有了他们,我们才能攀登科技高峰,打破内卷,让中华民族屹立东方!

十年寒窗苦读日,只盼金榜题名时,而学阀、学二代和天才们却能通过合理的天才竞争走一条舒适的林荫小道,规避残酷的竞争选拔,这无疑让中国人民一直信仰的象牙之塔蒙尘,无疑是对正经读书人最大的侮辱和践踏,资本、权力、学阀染指之处,再无净土。

10年饮冰,难凉书生热血,如果连最后的学术都成为大人物们可操控的对象。书生们的热血有朝一日真的会万念俱灰。如果这样,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值得我们坚信的东西?

别让读书人的汗水最终成为了泪水,也别让为中华崛起而读书成为了一句空话。

本文转载:不良博士(微信公众号B站微博同名)

生成海报

杨柳清风

城很大,楼很高,每个人都在奋力奔跑。

1 条评论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转载:天才儿童、升学舞弊、学阀二代:科研造假导致中国“无芯”之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