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西电睿思

乞丐每年都盼着早点放假,假期长一些,好让他多挣些生活费。但是这一年的寒假,他却没那么期盼了。

第二年春天,小甜瓜如约收到了乞丐的礼物,是一只白粉色相间纸盒,上面印满了小兔子小猫咪之类的可爱卡通图案。
她看到盒子的第一眼就大呼真可爱好喜欢,然后接过盒子一边看着,一边不停地夸乞丐眼光好,夸的乞丐直挠头。
欣赏了好一会,她才拉开系在盒子上的蝴蝶结,双手打开盒子,里面是满满的折纸,纸鹤呀、小星星呀、小船呀,有金色的有银色的。
小甜瓜扑哧一声笑了,说:“没想到是这么有童心的礼物哈!”

乞丐听不出她到底是喜欢不喜欢,很正经地解释道:“我实在是没什么才艺,想破了头还是只想到了这个。不过我保证,
这些都是我亲手折的,纸是我室友抽完的烟盒里的锡箔纸,我觉得金灿灿银闪闪的挺好看......”

小甜瓜拿出几只折纸放在手里,用纤细的手指拨弄了一会,说:“是挺好看,不过你室友也太能抽了吧,这一盒估计有好几百只。”

“不不,靠我室友肯定不够,我也去其他男生宿舍找了一些,之后他们抽完了烟就会把空烟盒保存好等我去拿......”

乞丐还在讲着,小甜瓜突然靠过来,轻轻抱了他一下,说:“谢谢你这么用心,我今天收到了超级不得了的礼物!超级开心呀!”

乞丐喉咙干的说不出话来,身体在一瞬间僵硬了,脑子里也一片空白,只有那颗躁动的心脏发疯一样砰砰砰撞击着胸口。
拥抱很短,但柔软又温暖的感觉还在他身上游走着,这种感觉是平生第一次,他第一次体会到拥抱的感觉。

大四照毕业照那天,乞丐本不打算去,一个人留在宿舍里收拾东西, 然而他东西是在是太少,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已经收拾妥当。
他坐在床上发呆的时候,小甜瓜打电话过来,说在广场拍照的地方等他,不等乞丐回复就把电话挂掉了。

乞丐穿上他自以为最得体的衣服,在镜子前打理了一番,期待又不情愿的出了门。他刚到广场,就看到小甜瓜抱着一大束红艳艳的玫瑰花朝他招手。
他觉得自己两条腿有千斤之重,每抬一次腿都要喘上两口气。几十米路走得他浑身冒汗。到了小甜瓜跟前,他双手压在脸颊上,一字一字地说:“我-来-了。”

小甜瓜看着乞丐,樱唇微撇,脸上泛出两只浅梨涡,她把怀里的玫瑰花往乞丐眼前一抬,道:“好看么?”

乞丐的心像是被人狠狠攥住了,在他的胸腔里沉沉地挣扎着,每一下跳动都并发着疼痛。他稍一张开嘴巴,脸颊上的肌肉就打着抽搐,让他说不出话来,他只好咬紧牙齿,轻轻点头。
小甜瓜不依不饶,又问:“我好看还是它好看?”

乞丐终于绷不住了,泪水哗啦啦从眼睛里飘出来。他从来没有奢望过能和小甜瓜在一起,但却不能说服自己别人会和小甜瓜在一起。
他用一只手挡着眼睛,尽力让自己哭的小声一些,转身想要逃离这里。

小甜瓜抓住他另一只手,柔声道:“干嘛呀,你要是觉得这束花好看,我就送给你呀,你要是觉得我更好看......”

乞丐一下明白了,脸颊上抽搐的肌肉瞬间舒展开,眼睛在哭,嘴巴却在笑。他弯下身子,抱起小甜瓜走了。
他们身后除了欢呼声,还有许多男生捧着脸皱着眉头哀叹道:“卧槽,到底是苦瓜拐走了甜瓜!”

毕业两年之后,乞丐被小甜瓜逼着去见家长。临行前,乞丐又一次向小甜瓜确认有没有向她爸妈说清楚自己不会抽烟喝酒、不善言谈、无父无母。
小甜瓜开心地说着你真是烦死人啦,都已经说过n多遍啦。

乞丐和小甜瓜坐了十多个小时的火车,每个人都拎了一大堆的礼物,历经千辛万苦终于走到小甜瓜家门前。
开门迎接的只有小甜瓜的妈妈,屋子里没有小甜瓜的七大姑八大姨。
五分钟不到,乞丐就出来了,接着飞出来的是他和小甜瓜一起拎过来的礼物。
他把东倒西歪的礼物一件件捡回来,整整齐齐地摆在小甜瓜家门前,按下电梯走了。
之后的乞丐,吃饭睡觉工作喝酒,再也没联系过小甜瓜。

几个月后。那天乞丐下班已经夜里十一点多了,他刚进出租屋就看到小甜瓜面带微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乞丐想拍拍自己的脸确认一下是不是幻觉,巴掌到了脸边又停下了,他想,就算是幻觉也挺好。
他笑着走过去,坐在小甜瓜旁边,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
小甜瓜用她那双乌黑明亮的大眼睛盯着乞丐,甜甜地一笑,接着就是“啪”的一声,一个响亮的耳光抽在乞丐脸上。

“那天为什么抛下我?”
“你妈不是说死也会不同意咱俩在一起,而且,我确实没什么本事,又穷,我不想耽误你,我给不了你幸福的,你条件这么好,肯定会......”
“肯定会找到一个优秀的男人是吧?”小甜瓜攥着粉拳,收了脸上的笑容,瞪大了眼睛。
“对,我不想耽误你,我也是为了你好,我宁愿你......”
“呵,好一个舍生取义为了我好。我问你,你喜欢我么?”
“喜欢啊。”乞丐丝毫没有犹豫。
“那你觉得我喜欢你么?”
“......我觉得,喜欢。”
“那你凭什么就认为我找个比你优秀的男人就幸福了?凭什么就认为我就喜欢比你优秀的人了?大学的时候,比你条件好的......”
小甜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总之,你就是在逃避,你就是个懦夫。”
“我,我怎么就懦夫了?我真的是为你好。”
“可笑啊,堂堂一个男人,把自己喜欢的女生的幸福,寄托给别人,还口口声声说是为了她好,你不觉得好笑么?”
“我......”
“既然我现在喜欢的人是你,我和你在一起就幸福。你既然喜欢我,为了让我幸福,就应该和我在一起呀。
你要是觉得自己差劲,不够优秀,将来不能让我过上好日子,那你就好好努力呀,把我抛下了扔给别人是什么意思?你这不是逃避么?不是懦夫么?”

乞丐无力反驳,心说确实如此。
小甜瓜钻进乞丐怀里,从随身的包包里掏出一个紫灰色本子,用平时温柔的语气道:“你看,我把户口本偷出来了,我们私奔吧。”
乞丐把头埋进小甜瓜的长发里,抽泣着说不出话来。小甜瓜摸摸乞丐的头,给他讲自己是如何趁着爸妈放松警惕偷走的户口本,如何用床单绑着自己跳到楼下的阳台上,又是如何凑够了路费来到这里。
最后,小甜瓜吻了乞丐正在抽搐的嘴唇,贴着他的嘴巴,说:“别再抛弃我了,好么?”
乞丐哭着点点头。

第二年的春天,两个人领了结婚证。回去的时候路过中心公园,两个人坐在长椅上休息。
乞丐把两个人的结婚证摆在腿上,一遍又一遍的看着。他突然单膝跪地,拉着小甜瓜的手,笑着说:“真的谢谢你,我终于有家人了。”
小甜瓜咧开了嘴巴笑着,脸上的梨涡都打着颤,像一朵刚被春风吹开的花儿。她翘起右手无名指,在乞丐眼前晃了晃,道:“那还不快娶我!几年前表白都是我主动的,你怎么还没有长点心呐!”

两人的婚礼是在一个教堂里举办的。他们到教堂的时候,教父已经下班回家,只剩下一个穿着橙色马甲打扫卫生的大爷。
小甜瓜请大爷帮他们主持婚礼,大爷很开心地答应,然后说要去换件衣服,让他们等一会。
二十几分钟后,一群穿着西装的大爷和穿着旗袍的大妈出现在教堂,其中还有一位夹着圣经的神父。

最后修改:2020 年 11 月 18 日 07 : 14 P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还行,就鼓励下我吧